阿乐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 > 日本陆军、外务省与商社:“九一八”事变为何发生

日本陆军、外务省与商社:“九一八”事变为何发生

时间:2019-11-08 09:31:51作者:admin
 

加藤洋子,写作

所谓战争,是指挑战和攻击与敌国主权或构成敌国社会的基本原则有关的重大问题。简而言之,当一个国家的公民对另一个国家持有“该国的行动威胁到我们的生存”或“该国想否认我们国家的历史”这样的想法时,就已经有了发动战争的趋势。

九一八事变前,东京帝国大学近90%的学生赞成在满蒙问题上使用武力。这是否意味着当时的日本人普遍认为满蒙问题威胁了日本的主权,或者对日本社会的基本原则构成了挑战?

松冈优育在巴黎和平会议后辞去外交官职务,成为隶属宪政之友的众议院成员。在1930年12月开始的第59届帝国议会期间(昭和五年),松冈作为议员发表了他的第一次演讲。正是在这个议会里,他提出了著名的口号:“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松冈此次演讲的目的是攻击由滨口幸雄内阁外交部长清原货币(Kiyohara monetary)倡导的“协调外交”。

松冈的主张有两点:第一,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国防上,满洲和蒙古都是日本的生命线;第二,日本国民的需求在于“作为一种生物的最低生存权利”。满蒙土地被比作生命线,还使用了“作为生物的最低生存权利”的说法。松冈试图用这种说法来说明满蒙问题确实关系到日本的生存和主权。

本文摘自《日本人为什么选择战争》(Yoko Kato,张林译,好望角图书,浙江人民出版社,2019年9月),经出版社授权出版。

一般来说,满洲和蒙古指的是满洲的南部和内蒙古的东部,大致相当于1932年建立的“满洲国”的南半部。明治时期爆发了中日战争和日俄战争。当时,朝鲜半岛对日本来说是最重要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日本的注意力集中在山东半岛,没有多少人对满洲感兴趣。那么,为什么这个地区在1930年成为日本不可阻挡的存在?

满洲和蒙古指的是满洲的南部和内蒙古的东部。满洲指的是哪里?满洲实际上是一个音译词。被称为“满居”的人最初住在这片土地上。日本人用日语中发音相似的汉字来匹配这个名字,并写下了“满洲”。在战后的日本,“周”这个词不再常用,所以它有时被写成“满周”。然而,在“昭和战争初期”,当松冈等人提出满洲问题时,报纸和其他出版物都必须以“满洲”的方式书写。

在清朝的地方制度下,满洲大致相当于东北三省(辽宁、吉林和黑龙江)所在的地区。因此,满洲也被称为中国东北或日本东北三省。日俄战争后,该地区的北部被俄罗斯控制,而南部成为日本的势力范围。战争结束后,俄罗斯和日本能够坐下来好好讨论。1907年第一届西园寺公望内阁会议期间,双方讨论了如何划分满洲的铁路和电信产业。在第一个日俄条约的秘密条款中,双方在满洲的势力范围被正式确定,北方归俄罗斯,南方归日本。当时,这真的很野蛮。这显然是属于清朝的土地,因此被俄罗斯和日本任意分割。

在1912年第二届塞翁吉内阁期间,日本和俄罗斯缔结了第三个日俄条约。该条约中的秘密条款规定,以东经116° 27 '为边界(中国首都北京位于此处)。这条线以东的内蒙古是日本的势力范围,西面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使用穿过北京的子午线只是确定了它们各自的势力范围,这就像确定满洲南北分界线一样,是一种非常野蛮的行为。从日本当时的理解来看,如果不与俄罗斯达成这些协议,俄罗斯很可能会占领内蒙古东部和西部以及今天的蒙古。

那时,中国正处于清朝灭亡和一个新国家诞生的时期。中国将来应该如何投资这个新国家?英国在邀请美国、德国和法国讨论对策的同时,正在努力保持其强大的领导地位。日本和俄罗斯不同意英国的行动。日本和俄罗斯虽然离中国很近,但与英国、美国、德国和法国等资本主义强国不同,它们的资本和技术都明显落后。正是由于这一共同立场,日本和俄罗斯承认对方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并在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之间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协调。

十月革命发生在1917年的俄罗斯,政治体系突然从君主制转变为共产主义。结果,新成立的苏联政府不仅向全世界披露了沙皇俄国和日本之间缔结的秘密条约,还向全世界披露了沙皇俄国和其他大国之间的所有秘密条约。承认满洲南部和内蒙古东部为日本势力范围的国家消失了。

当然,国际法在实践中仍然承认通过战争签署的条约的有效性。因此,在日本与清政府根据《朴茨茅斯条约》签订的《朴茨茅斯条约》和《中日三省会议条约》中,日本获得的各种利益和权利在俄罗斯灭亡后继续存在。然而,长期以来在中国问题上与日本同流合污的国家已经灭亡,影响很大。

不仅如此,中国的政治制度也发生了变化。清朝灭亡后,中华民国成立了。在国际形势如此剧烈的变化下,以前条约中规定的权利的最重要部分,如旅顺和大连的租赁权,以及中东铁路南支线(即南满洲铁路)的运营,将不会有问题,因为它们在条约中有明确的规定。然而,当中国和日本缔结条约时,仍有一些事情没有讨论。双方对这些事情的解释不一致。随着形势的发展和变化,灰色地带将逐渐扩大并引发问题。

条约的灰色地带

满蒙问题上的条约灰色地带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日本有权在中东铁路的南支线,即南满洲铁路沿线驻扎铁路驻军;另一方面,中国不能铺设可能与南满铁路平行的干线和支线。

铁路驻军是关东军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对日本来说,在铁路沿线驻军的权利非常重要。

然而,日俄战争后不久,清政府声称俄罗斯将这一权利移交给日本是毫无根据的,因为它以前没有将这一权利交给俄罗斯。日本认为,中国没有权利提出反对,因为俄罗斯和日本已经缔结了一项条约,承认彼此有权派遣军队保卫铁路。这样,日本和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是对立的。此外,关于禁止南满铁路平行线的规定,日本声称,这一问题已在《中日东部三省会议条约》的秘密协定中阐明。然而,事实上,这些内容只记录在中日会谈的纪要中,并没有写入秘密协议。

这种灰色地带经常出现在两国之间的条约中。在不尽可能损害双方利益的基础上,主要通过两国政府就条约解释进行谈判和对话来解决。通过协商填补条约的灰色地带是职业外交官的职责之一,也是普通人不知道的外交工作乐趣之一。

在关东军计划发动“九·一八”事变之前,日本政府中一些以外交官为中心的官员对满蒙问题仍然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们明白西方列强并没有像日本想象的那样承认日本倡导的满洲和蒙古的特殊权益。1928年7月(昭和三年),外交部亚洲局局长写信给负责中国外交事务的尤达·巴郎(Yoda Balang)局长,说:

关于日本在东北三省的特殊权益,一直有很多争论。迄今为止,所有国家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最近,当英国外交大臣在下议院回答工党成员的问题时,他还说英国不承认日本在满洲的任何特殊权利。

吉田坦率地承认,尽管日本声称在满洲和蒙古拥有特殊的权利和利益,但事实上它并没有得到大国的承认。当时,英国外交大臣在回答下议院议员的问题时说,他认为日本在满洲和蒙古没有特殊权利。经过这样的分析,吉田主张通过和平的经济手段对实际控制东北三省的张学良施加影响,以维护日本在满洲和蒙古的权益。

与此同时,由于张学良正在接近南京国民政府,日本军队中的一些人曾计划推翻张学良政权,从而在国民政府控制满蒙之前将满蒙分开。吉田可能写了上述反对满蒙军队分离理论的言论。

1931年3月3日,在松冈溜溜球在议会雄辩地提出“满洲和蒙古是日本的生命线”后不久,第二总参(情报部)大臣宫泽吉川(Yoshikawa Miyazawa)发表了演讲,其中一些内容如下:

明治三十八年(1905年)的《十二月清条约》秘密议定书已经规定,与满洲铁路平行的铁路将损害满洲铁路的利益,因此禁止铺设铁路。然而,这项决议被(中方)忽视了。尽管一再抗议,中国仍在建设平行铁路线。

剑川大发脾气,因为中国没有遵守条约,修建了一条全面的平行铁路线。对条约灰色区域的这种解释不是基于双方之间的谈判,而是简单地认为这本身没有错,而另一方是条约的破坏者。这种解释应该清楚地区分灰色部分,形成黑色或白色的情况。当时,村里的军队士兵(非现役预备役和预备役士兵)正在全国各地举办国防思想普及讲座,充分煽动市民。剑川的演讲也被广泛传播作为这些演讲的参考模板之一。

军队对举办这样的讲座有着非同寻常的热情。杰出的美国研究员路易斯·杨(Louise young)在她的书《日本的整个帝国》中列出了这样的数据。根据宪兵的记录,在9·18事件后不到一个月,全国6500万人中有1655410人参加了1866次讲座。这些演讲基本上声称中国侵犯了日本在条约下的权利。军方煽动日本的生存权受到中国违反条约的威胁。这在原则上形成了卢梭的反对意见。

日本坚信,在以往的战争中,日本在付出了许多士兵的生命和金钱的代价后最终赢得了胜利,因此无论如何不能放弃签署该条约所获得的权益。通过阅读关东会馆(日本在关东专区租来的土地和满洲铁路附属土地上的统治组织)出版的书籍,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种信念。这本书名为《满蒙权益记录》,是关东会馆在1931年12月编纂的,当时正值九一八事变爆发三个月后,国联选举了利顿调查组的成员。

《满蒙权益记录》是一部索引书。这本书的序言写道:“这本书的主要目的是让政治家们立即通过对条约的基本了解,了解当前满蒙地区外交关系的全貌。”这本书的字体很小,有633页,都与中国有关。它摘录了包括日本和中国在内的各大国之间缔结的条约的重要部分。例如,书中与军事相关的部分有一个条目,如“北京的驻军”。通过看这个条目,人们可以立即知道它来自于1901年9月7日签署的《新州条约》第7条。如果你看看铁路的相关内容,你还可以找到条目“禁止南满铁路的平行线”,它来自于1906年12月22日签订的日清满洲条约所附秘密议定书的要点第3条。这是一本书,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认为它很有力量。

外交贸易部陆军

你认为军队傲慢无耻吗?未经授权,满洲南部和内蒙古东部统称为满洲和蒙古,它们与俄罗斯合作,在那里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在当时的背景下,一个国家的势力范围意味着它在这里拥有特殊的权利和利益。特殊权利和利益”主要是日本的专属优先权利,这些权利在条约中得到承认,事实上不能由其他国家分享。通过这些权利,日本可以建造设施和运营,从而实现经济和政治发展”。这是当时的国际法学者傅俊平教授对“特殊权利”的定义。

就这个定义而言,即使满洲南部和内蒙古东部是满洲和蒙古,也是日本的势力范围,但在当时的外国列强看来,如果日本既没有完成通往这一地区矿山的道路建设,也没有进行实际挖掘,换句话说,如果它不像辛富俊平教授所说的那样进行“建设设施和运营”等活动,它仍然无法获得除俄罗斯以外的其他外国列强的批准。因此,日本当时经常声称,它在该地区已经有相当大规模的行动,因为它认识到大国的眼光,因此急于制造相关的既成事实。

在这个问题上,当时的陆军参谋长、外交部和取代国家进行资本周转的商业组织非常活跃。因此,军队拼命宣传“满洲和蒙古的特殊权益是日本的生命线”这一点,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从他们呼吁特殊权益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成了这个问题的主体。

具体来说,为什么日本在内蒙古东部有特殊权利?

现在,让我们把话题回到两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在前一章,我们介绍了朝鲜陆军司令宇都宫太郎(Taro Utsunomiya)的日记。让我们再看看他的日记。这是他写于1912年(大正元年)的日记。当时,宇都宫太郎(Taro Utsunomiya)在总参谋部第二部工作,负责分析中国的形势。

当时中国的情况如何?一年前的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朝统治结束。清政府倒台后,一方面,外蒙古(今蒙古)开始接受俄罗斯的援助,并进一步脱离清王朝实现独立。另一方面,日本在与俄罗斯合作的同时向内蒙古伸出了手,呼应了清朝灭亡后外蒙古的独立运动和中国新政权不稳定的基础。宇都宫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日本正与俄罗斯就内蒙古东半部进行谈判。

从日记中,我们还可以清楚地知道,外交部不仅在从事与其他政府进行富有魅力的外交谈判工作。宇都宫在1912年1月10日的日记中写道:“关于蒙古的势力范围,对理想地区的研究(中国)将提交给(工作人员)副部长和田中(伊一)进行外交谈判。”日记非常简短。主要内容是以第二部分参谋长的成员宇都宫(Utsunomiya)为中心,研究蒙古的哪一部分被视为日本的势力范围。在决定了所谓的“希望区域”之后,将征求参谋长的意见。“希望之地”这个词实在太直截了当了。

宇都宫在2月28日的日记中写道,田钟毅来到参谋长面前,并带来了“俄罗斯对我们关于内蒙古东部的提议的答复”。换句话说,田中去外交部询问俄罗斯的意图。3月7日,事情取得了进展,“决定向蒙古贷款。以采矿权为担保,贷款总额为11万日元,外交部承担8万日元,总参谋部承担3万日元。”田中是田中义一,他在1927年政府之友成为执政党后成为首相。当时,他是陆军省军事事务局局长,负责陆军的预算和政策。日本和俄罗斯达成协议,通过向内蒙古王室贷款,获得内蒙古东部矿区的采矿权。宇都宫太郎(Taro Utsunomiya)也在日记中写道:“外交部不能立即交出机密费用(未经帝国议会批准使用的费用),这些费用将由商业机构的大型仓库集团支付。”通过日记,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军队、外交部和工会正在共同努力,在特殊权益问题上制造既成事实。

关于日本在内蒙古的特殊权益,外交部不仅与内蒙古王室协商决定,而且军队也进行了干预。军队的快速行动真的让人发笑并感到“钦佩”。当清朝即将垮台时,俄罗斯和日本迅速行动,制造了一个既成事实。两国的行动发生在英国、美国、德国、法国和其他国家准备与新生的中国政府谈判并组织联合借款之前。因此,就军队的立场而言,不可避免地会形成这样一种观念,即他辛辛苦苦赢得的覆盖内蒙古东部的满洲和蒙古的权利和利益实际上被中国政府所忽视,这是不能说的。

与国家关系最密切

有些人认为说日本的最低生存权利以及生命线和生存权受到威胁有点夸张。因此,接下来我们将分析日本倡导的满蒙特殊权益的特点,或许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特点。

1926年(大正十五年和赵贺一年)的详细统计资料已经完全保存下来,所以让我们在此基础上进行讨论。日本在满洲和蒙古的投资有两种形式,即向目标地区的公共机构和私营企业贷款和建立企业。1926年,日本通过上述两种形式在满洲和蒙古投资140,203,685日元。

从投资者的投资比例来看,满洲铁路有限公司占54%,日本政府贷款占7%,私人贷款占1%,企业占31%,个人企业占7%。满洲铁路和日本政府占总数的61%。如果我们进一步分析这些数据,我们会发现,虽然企业的比例是31%,这个数字实际上包括满洲铁路公司投资的3.7亿日元。如果这一部分包括在满洲铁路的比例中,那么满洲铁路及其相关企业以及日本政府在满洲和蒙古的投资比例实际上达到85%左右。

在这里,我想给满洲铁路公司更多的解释。当现代人听到“满铁”这个名字时,他们可能会想到一个负责铁路管理的小公司。那是错误的。满洲铁路诞生于1906年(明治39年6月),最初是为了经营铁路运输业而建立的。然而,同年8月,除了运输业外,满洲铁路还受政府委托在铁路附属土地上经营采矿(特别是抚顺和烟台的煤矿)、水运、电力、仓储和房地产。

国家投资占蒙古投资的绝对优势,使得公众难以批评蒙古的相关问题。如果像英国或美国一样,大量投资由私营企业进行,那么关键企业家将成为制衡政府领导的力量。但事实上,日本在满洲和蒙古85%的投资是由满洲铁路公司和政府进行的。不难想象,在这种情况下,当政府需要时,人们会按照政府的意愿行事。

吴欣摘录和版本

编辑董子木

校对,翟永军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投注 网上真钱游戏 湖北快3

 
------分隔线----------------------------